經常談論小說創作的學者竟然沒有完整讀過《紅樓夢》 Homepage List

482. 經常談論小說創作的學者竟然沒有完整讀過《紅樓夢》


黃仲鳴經常在文匯報的「字裏行間」專欄發表與小說創作有關的文章,特別經常寫一些從前香港作家於報章發表的小說創作,我都曾仔細閱讀,大都寫得相當有趣和有創見。可是近日讀到他於5月3日在這個專欄寫的題為《魯迅的小說研究》的文章,當中他說自己從來沒有仔細完整讀過一遍《紅樓夢》!他說:「對《紅樓夢》,本人十分慚愧,因為迄今仍未從頭通讀一次,更沒研究」。這令我非常驚異和詫異!因為黃仲鳴這篇《魯迅的小說研究》是談論魯迅的小說研究的文章,當中提到魯迅主要研究《紅樓夢》和《金瓶梅》等中國古典小說。魯迅的《中國小說史略》已公認為詳盡和見解獨到的最早評論《紅樓夢》的著作,魯迅極度讚揚《紅樓夢》寫得好,他的觀點影響不少後來研究《紅樓夢》的學者。從未認真通讀過《紅樓夢》的黃仲鳴卻大談魯迅的小說研究,令人懷疑他是否有談論這個話題的資格!記憶中,黃先生不止一次於這個專欄談論過《紅樓夢》的話題,更不用說他經常談論小說創作了。

我到網上搜尋一下黃先生的資歷,得到這樣的訊息:「黃仲鳴博士 (香港樹仁大學新聞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、香港作家協會主席):廣州暨南大學文學博士,香港作家協會主席、香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、《百家文學雜誌》總編輯。著有《不正則鳴》、《閱讀報告》、《香港三及第文體流變史》、《一個讀者的審查報告》等。」一個擁有相當不俗資歷的文學博士,為甚麼竟未曾完整讀一遍《紅樓夢》呢?這樣的文學博士資歷不是有明顯「不完整」的缺憾嗎?

我認為《紅樓夢》不單是中國最偉大的小說創作,它更是雄據世界文學創作的顛峰之作!它比公認為首屈一指的世界文學名著、托爾斯泰的《戰爭與和平》寫得更好、更引人入勝!這樣一部顯赫非凡的中國人的創作,為甚麼黃先生不化點時間好好細讀一遍?古時讀書人普遍說:「開談不說《紅樓夢》,讀盡詩書也枉然!」相信黃先生不會沒有聽過吧!希望我尊敬的黃仲鳴先生快點拿起《紅樓夢》認真完整讀它一遍,一年半載後能聽到黃先生已仔細完整讀過《紅樓夢》的好消息!



附錄:魯迅的小說研究 作者:黃仲鳴(2022年5月3日文匯報「字裏行間」專欄)(紅字及底部劃線是我特意顯示的文字)


近日為寫一篇有關小說史的文章,重翻了魯迅的《中國小說史略》,對這部被譽為本學科的開創之作,又有更深的體會。不錯,「開創」就是「開創」,雖有疏漏之處,仍是「經典」。

在書堆中,找出周錫山的《中國小說史略匯編釋評》,為魯迅這經典蒐集了大量的資料,作了比較與批評。即是對正文有註釋外,更有解讀。且舉魯迅評《金瓶梅》為例,周錫山在「解讀」中指出:「魯迅在本篇中,對《金瓶梅》的藝術成就評價很高,也很準確。但他對《續金瓶梅》的否定性的批評,則很有偏差。歐陽健先生指出:以『主意殊單簡』來概括《續金瓶梅》,將其視為淫書,真是折損了丁耀亢這部傑構。」

除了搬出歐陽健外,還引鄭振鐸對《續金瓶梅》的評價來佐證。不過,經歷時代的考驗,《續金瓶梅》已鮮有受眾注意和學者的研究。魯迅的見解是對的。

又如魯迅對《紅樓夢》的評價,周錫山便有「不同意見」,他說:「魯迅固然講過許多讚揚《紅樓夢》的話,但就世界文學史的範圍觀察時,他就否定《紅樓夢》和《水滸傳》的偉大藝術成就了,認為兩書不及西方名著高明。」

在這裏,周錫山沒點名什麼「西方名著」,魯迅有沒有說明?他只抬出王國維對《紅樓夢》的「宏論」比魯迅來得高明,魯迅批評了王國維,周錫山便心有不忿,鄭重地說:「事實是王國維的研究方法是正確的」,「比魯迅要高明得多。」

對《紅樓夢》,本人十分慚愧,因為迄今仍未從頭通讀一次,更沒研究;魯迅也好,王國維也好,對他們的「宏論」本人可沒有什麼「宏論」。但由此可見,周錫山匯評《中國小說史略》,倒提出了不少異見和自己的見解,並非一味吹捧之作。郭沫若將魯著和王國維的《宋元戲曲史》譽為「雙璧」,有興趣的大可拿來研究,看哪「璧」寫得較好也。

《中國小說史略》出版於1923至1924年,本是魯迅在北京世界語專門學校的講稿。但在此之前十年,魯迅對這課題已有深入的研究,這可基於三部書,一是《古小說鉤沉》,1912編成,1938年出版,內容是他從各種書籍上,輯錄了唐以前36種古小說佚文,也即是《中國小說史略》前七篇的素材。二是《唐宋傳奇集》,出版於1927年,內中的收集和校正也即是《史略》中間部分的基礎。三是《小說舊聞鈔》,出版於1926年,之前魯迅已「鈔」了不少史料,這也是《史略》的基本材料。

李歐梵說:「魯迅對傳統小說研究的深度和廣度都超過前人。他概括了全部小說領域,從最初的神話、傳說直至晚清小說。」不錯,魯迅所作的小說分類,如志怪、志人、神魔、諷刺、人情、狹邪、俠義、譴責等,都為後來者所沿用。

魯迅之後,小說通史多矣,但這部始作,價值仍在,豈可輕視哉!

(寫於2022年5月20日)